今天是:
湖南省檢察機關出臺信訪答復操作規程 落實三個“擺進去”要求 推動主題教育與檢察工作深... 補精神之“鈣” 強信念之“魂” 把初心鐫刻于檢察機關人民信訪之中 主題教育實打實 服務民企心貼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檢察文化 > 檢察文藝

失足少年變形記

一個未檢人的辦案手記
日期: 2019-07-18 來源: 常德市人民檢察院    作者: 張建平

  “咚咚咚!”伴隨著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還不待人反應過來,便有人推門探頭問道:“這里是未檢辦公室嗎?我找張檢察官”。猜到來人,我應聲道:“我就是,請進來坐吧。”

  來人是一對父子,少年涉嫌參與團伙盜竊案,今天過來接受訊問,父親作為監護人,陪同參與涉罪未成年人司法程序。父親其貌不揚,皮膚黝黑,蓬頭垢面,像是常年工地干活,風吹日曬,飽經滄桑。少年五官清秀而精致,眼光如嬰兒般明亮,臉頰似朝陽泛著紅潤,板寸頭發,更顯幾分精神。看著眼前少年,我不禁想起,十余年前,我也這般年紀——人的一生中最美好的年歲。那時的我在操場揮汗如雨,在教室學海泛舟,在父母的呵護下成長,在老師的教誨下萌芽;那時的我有無窮的力量,催促著自己努力生長,那時的我有無數的夢想,盼望著改變世界。青春如花,一瓣一瓣散著醉人的芬芳,絢爛于生命的枝頭,張揚于歲月的原野。上天是如此慷慨,賜予我們每一個人如此美好的年歲,上天又是如此殘酷,這樣美好的年歲一去不復返……

  待我回過神,仔細打量端坐在眼前的少年,我發現少年的脖子上紋了刺青,微開的衣領暗示著刺青爬蔓著少年的大半個身體,像毒蛇纏住了獵物一般。我沒有直接開始對案件的訊問,指著這刺青隨口問道:“什么時候紋的?”。“去年,還在讀書的時候”少年喃喃道。“你長得這么陽光帥氣,為啥要紋這個,挺痛的吧?”少年沒有回答我,倒是一旁的父親忍不住開口:“去年,這兔崽子跟我說要學費,我就打了兩個月工錢給他,沒想到他不學好,拿著我的血汗錢去搞這個,我真是要被他氣死了”。少年低頭折衣角,不知道他是在后悔還是害怕父親憤怒的目光。

  言歸正傳,我將權利義務告知文書交給少年,又向少年的父親解釋今天為何叫他一同過來,告訴他,因為他兒子涉嫌團伙盜竊案,但法律對未成年有特別的保護。我們希望能夠和他一起教育、挽救這誤入歧途的少年。父親還在仔細閱讀法律文書,少年突然抬起頭來,以一種倔強的口吻對我說道:“我沒有參與盜竊”。聽了兒子這么說,父親也沒耐心繼續看文書,補充道:“我兒子確實有點調皮搗蛋,但是我不相信他會干出這么大事情來,更不相信他會觸犯法律,成為一個犯罪分子”。

  事情仿佛一下子陷入僵局,我沒有正面回應他們,只是問道:“那你之前向警察叔叔所說的自己參與盜竊的經過是怎么回事”?

  “我說了假話唄”,少年不假思索道。

  “我也嚴肅問過他,他跟我說是出于哥們兒義氣,才向警察說自己跟那幾個孩子一起偷了東西”,父親急不可耐地插話。

  “你知道案發的地點嗎”?

  “聽他們說是一個超市,還挺大的,里面的商品也很豐富”,少年對于我的問題似乎不以為意。

  “嗯,不錯,是那個鎮上最大的超市,所以老板裝了很多監控”,我提醒少年。

  “那監控的錄像里面沒有我,所以我沒有參加盜竊”,少年洋洋得意地答道。

  “那我們現在有證據能證明你在案發時間進入過這個超市,還在里面拿了罐飲料喝”我指著桌上的案卷對少年說。

  “呃……”少年有點驚愕,似乎想起什么,“不可能吧,我真的沒有到過那個超市啊”。

  “可是警察就在那個易拉罐上面提取到了你的指紋”,我不想讓少年繼續將準備好的臺詞背下去,直接刺破了他充滿謊言的氣球。

  少年低頭沉默,而一旁的父親的神情也由自信變為驚訝。“你給我說實話啊”,一聲威嚴的呵斥,父親顯然憤怒至極。我對孩子父親說:“請您冷靜下,今天來也就是給他機會,讓他對自己的行為有悔意,讓他改過自新。”“我從公安局出來后,有人就跟我說‘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我當時就害怕了,后悔了,就覺得自己不應該將事情的經過向警察交代……”

  我起身給少年和他父親倒了杯水,讓少年整理整理思緒,認真回答我的問題,開始進行訊問。

  “咕咚,咕咚”少年一口氣將杯中水喝干,深吸了一口氣,“我確實和那幾個少年一起用鋼管砸破了超市的玻璃側門,進去偷了東西”,少年似乎喝了酒,壯了膽,吐出這么石破天驚的一句話。一旁的父親似乎是第一次聽到兒子親口承認參與了盜竊,一剎那,原本脆弱的幻想被瞬間擊碎,整個人就癱坐在椅子上。

  “你媽走的早,為了養育你,我起早貪黑在工地上干活,吃的穿的用的,哪樣少了你的,好不容易盼著你就要長大成人,卻給我犯下這么檔子事兒……”少年父親的目光一下子就失去了色彩,他仿佛是被最后一根草壓垮的老牛,生活的苦難,人生的艱辛一下子就寫在了臉上。“既然這樣,你就不要隱瞞,還有什么要說的,當著我的面,全部跟檢察官坦白吧”。

  “我本來不想去,但是朋友告訴我那個超市里面有手機,還有好多好多其他商品。超市的側門玻璃壞了,店主用東西虛掩著,只要我們敲一下,門就會被打開,到了里面,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少年說完又停頓了下,可能意識到自己確實犯了錯,“聽他那樣說,我有點心動,但是我還是害怕,知道這是盜竊,是犯法的,但是他們四個人都說我一個人年紀最大,膽子卻最小,我為了面子,也想要拿里面的東西,就答應了。朋友準備了一根鋼管,說只要我跟著進去拿東西,愛拿什么就拿什么。我也不用擔心被監控拍到,因為他們打算在進入超市之前把監控的攝像頭全部用竹竿打歪。”

  “你想要手機可以直接跟我說啊,為什么要去偷,就算你不說,我也準備在你生日的時候送一臺給你”,父親聽了兒子的供述,痛心疾首。我示意他不要打斷少年的話語。

  “進入那個超市后,我還是感到害怕,看到貨架上有酒,就想拿一瓶,喝了壯壯膽,但是怕酒辣喉嚨,又怕他們知道了笑話我,我就拿了一罐提神的飲料”,“這個細節,我沒有跟公安的警察說,我以為不算很重要的事情,沒想到警察就是通過這個鎖定了我”。

  “我將喝完的飲料罐隨手一扔,就伙同他們挑揀超市里值錢的東西。超市里收銀柜臺里面沒有現金,但是旁邊的陳列柜卻有很多手機,我們一人拿了幾臺,我還拿了耳機,一個朋友拿了平板”,“我們當時都悶頭拿東西,沒有說一句話,非常默契,但是還是很緊張,我都能聽見他們的心跳……我們拿完東西就準備逃跑,有一個朋友還脫下上衣,包了一些零食出來,趁著夜色,我們一路逃到了其中一個人的家里躲了一夜”。

  “你們偷的哪些手機呢”?我問道,“對,手機呢,趕快找回來,還給人家。”父親急切的命令道。

  “一個朋友說他可以聯系人幫忙銷贓,我們就從自己的‘戰利品’挑了一臺,其他的都讓他拿去賣了。我拿一臺手機,根本就不敢用,后來也被我扔掉了 。”少年低沉著頭。

  “你……”少年的父親已有些哽咽。“偷來的東西也敢用啊,何況還要承擔刑事責任呢”,我關切的對少年說道。

  “爸爸,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可我不想坐牢哇”,少年終究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伴著嘴里的嚎啕,從椅子上撲通就跪在了父親面前,“您像以前一樣,拿皮帶抽我好不好,我是真的知錯了”。“沒用了啊,我以前打你罵你,就是要糾正你,不讓你在錯誤的路上走太遠,你總說我不關心你,只曉得打你罵你,爸爸讀書不多,不會表達,只希望你平平安安長大,堂堂正正做人,可終究你還是犯錯了啊。去年你騙了我,拿了最后一期的學費去紋了刺青,我罵了你,打了你,你就一個月不理我,然后也不去上學了。”

  話到這里,父親的眼神間流露出幾分悔意,幾分無奈,“我知道你不是讀書的材料,你也多次跟我說過不想讀書了。我不奢求你有多大出息,我只是希望你能有一技之長,能混口飯吃,能成家立業,我本來想讓你讀完中專就去學修車,可你卻不讀書也就罷了,卻跟人結伙作案,哎……”少年父親語重心長地嘆了一口氣。

  少年抬頭望向父親,“事情的經過我都講清楚了,我知道犯了法,就要坐牢了,我挺對不起您的……”“請念在他未成年不懂事,又是初犯,我會賠償失主的損失,請求司法機關對他寬大處理”,父親說,“我有很大責任,他兩歲失去了媽媽,我沒有做好父親的責任。我只曉得供他吃穿上學,把他丟在家里,就不怎么顧得上他了。要是我多打電話,多關心關心他,情況也許就不會這樣了。人在外漂泊,家人就是我唯一的牽掛,尤其是這未成年的孩子”。 

  我能體會眼前這個不惑之年的父親的辛酸與無奈。為家庭提供經濟來源而在外務工,就無法陪伴孩子成長,恰如電影《剪刀手愛德華》表達的,當我放下刀就無法保護你,拿起刀就無法擁抱你。孩子進入青春期,特別是在“叛逆期”,哪里會懂得父母的不易。 

  少年成長歷程中缺乏父母的關愛和教育,再加其涉世不深、明辨是非能力差、自我控制能力弱,從而走上犯罪道路;同時,也正因為他年齡小、主觀惡性不深、矯治的可能性大,通過教育和懲罰能夠促使其迷途知返。本案涉案價值不足萬元,少年可能被判處一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依據相關法律規定可以考慮對其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我決定擇日征求少年父親和被盜的超市老板等人的意見。 

  “我已經帶著孩子向超市老板道歉并賠償了他的損失,并懇請念在孩子不懂事、初犯的份上,給他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在簡單樸素卻又不失溫馨的未檢辦案室,少年父親首先劃破了凝固的空氣。 

  “我也是一位父親,也能理解單親家庭的不容易。天底下每一個父親都渴望自己的子女健康成長,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孩子的長大成人是對自己逐漸老去的最大安慰。收到你們的賠償和歉意,也了解了你們的情況,我肯定是愿意給少年一次改過自的,只是……”超市的老板似乎還有什么顧慮。 

  “孩子不懂事,給你們添麻煩了,今后我一定好好管教他”,父親非常擔心超市老板不愿諒解少年。 

  “這孩子這般年紀就沒在學校讀書了,也沒去學啥手藝,干個工作啥的,聽說他平時就跟著一幫社會人員混。你看他還紋了刺青,看著都像個黑社會。你說要是不懲罰懲罰他,我擔心他以后會變本加厲,更加不把道德法律當回事,懲罰也是對孩子的一種教育啊。”聽了超市老板的話,父親低著頭,一時陷入沉默。 

  “附條件不起訴,不是說直接就不起訴他了,而是由我們人民檢察院設置考驗期,進行監督考察,如果他確有悔改表現,期滿才能作不起訴。這是法律對涉罪未成年人所制定的特有制度,充分體現了國家對犯罪的未成年人實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我解釋道。 

  “根據這孩子的社會調查報告,他的監管環境確實不理想。但孩子的父親計劃把他帶去學習汽車修理。這孩子也表示這次一定聽他父親的話,認真學點技術。作為他的辯護人,我真誠地希望他能夠獲得一個悔改的機會”,少年的法援律師補充道。 

  “其實我也相信浪子回頭金不換,也希望他能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愿他將來找一個好工作,好好孝敬他父親”。聽到此話,孩子父親對超市老板回以感激的眼光,又扭頭向我問道,“那對他考驗期多久啊?”。 

  “十月為期,就像母親的十月懷胎。希望他在這十個月里改過自新,十月之后如獲新生”。 

  “好”,在場所有人不約而同吐出這個字,少年的聲音是最大的。 

  “除了一般的考察方案,我想給你提三個特別的要求。第一個就是跟隨父親去工地,看看父親一天的工作,然后寫一篇《我父親的一天》的文章;第二個就是給父親做一頓晚飯,不論豐簡;最后一個就是用自己掙來的錢給父親準備一份生日禮物”,我對少年說道。 

  “嗯,我一定用心完成這三個任務,我知道這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來之不易。我父親用了幾個月的血汗錢來幫我彌補過錯,我真是太不懂事了”,少年自責道。 

  一晃半年過去,春節臨近。從反饋的情況看,少年進了一個汽車修理店當學徒,店主說他很勤奮好學,但是我始終沒有收到少年的那篇《我父親的一天》。 

  一天我收到一封快遞,打開一看是里面是少年父親寫給我的一封信。“莫不是寫不出來,想讓父親給我說好話?”我一邊暗自思忖,一邊閱讀少年父親的信件: 

  感謝您,檢察官,是您讓我的孩子獲得了新生。我感覺他像變了一個人,變成了我期待的樣子:刻苦勤學、積極向上。他再也沒找我要過錢,以前他伸手要錢的時候,我要是多問一個字,他就不耐煩。今年我生日,他還給我買了一雙鞋。真是天大的變化,我以前都不敢想哇。 

  八月份的時候,我帶他體驗了一天工地的生活。晚上休息的時候,他跟我說,原來工地的生活這么累,熱起來沒有風扇、空調,渴了喝口水還和著嘴里的泥沙,最難受的是,不能玩手機。是啊,他終于知道了生活的不容易。孩子跟我說要把修車的技術學到手,然后賺錢養家,讓我早點從工地上退下來。他還跟我說要存錢,把身上的刺青洗掉。 

  可能今年將是我過得最幸福的一個春節了,我跟孩子約好一起回家過年,一起做團圓飯,一起享受家庭的溫暖。非常感謝您為我孩子重獲新生所付出的一切。謝謝您! 

  在郵件里,我還發現了少年寫的《我父親的一天》,雖簡單但寫實,充滿著對父親的感恩之情。看來,少年也完成了我的三個要求,他終于體會到他父親的辛酸和偉大。更讓人欣慰的是在我們共同的努力下,挽救了一個少年。 

  結語: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是國家的未來。挽救失足少年,讓他們痛改前非,遵紀守法,順利復歸社會,意義深遠重大。未檢是一份有溫度的工作,不僅在于辦案本身,更在于幫助挽救了許多未成年人。看到他們的現狀,我們未檢人忙碌并快樂著。我國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走過了光輝的三十年,最初僅僅只有試點摸索,到如今擁有明晰的工作指引、規范的辦案流程、完整的法律體系。未檢工作,經歷了風雨,并成長成熟起來,呵護著中華民族的希望和未來。



責編: 周薇     審核: 孫意國
【關閉窗口】
黑龙江快乐 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