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檢察院組織法(全文) 石門檢察院首次支持起訴的一環境污染侵權案順利開庭 石峰區檢察院首次提起“刑附民公益訴訟” 望子成龍連續被騙40余次竟不知 檢察院起訴詐騙犯 妄圖用拳頭解決交通事故糾紛,該訴! 華容縣檢察院司法改革工作獲省院督察組點贊 藍山縣檢察院公訴首宗涉惡案件開庭審理 湘西州:檢司兩家聯合開展社區矯正安全隱患排查整... 郴州檢察:司法警察押解忙 保障辦案安全 湖南省檢察機關第二屆“湘檢杯”羽毛球團體賽圓滿落幕
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發布 > 以案說法 > 行家說案

詐騙與盜竊的法律界限——楊某某盜竊、詐騙案評析

日期: 2018-10-10 來源: 婁底市人民檢察院    作者: 顏霂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某某系無業人員,楊某某曾多次虛構自己是軍人、警察等身份與他人相親,在賓館開房的過程中,趁他人不備秘密竊取對方的財物離開。2017年12月27日,楊某某再次捏造自己是某地交警大隊副大隊長的身份,約被害人謝某某去賓館開房,謊稱愿意投資10萬元給謝某某開店,騙取謝某某的信任,并謊稱當日系其生日,要求試戴謝某某脖子上的黃金項鏈,謝某某將黃金項鏈給楊某某戴上。之后,楊某某與謝某某外出吃飯,謝某某要去理發店洗頭,遂要楊某某先去隔壁餐館點菜,楊某某與謝某某分開后攜帶黃金項鏈離開。經鑒定,謝某某的黃金項鏈價值8000余元。

  二、分歧意見

  被告人楊某某于2017年12月27日實施的犯罪行為事實清楚,楊某某事先有一系列捏造事實、隱瞞真相以騙取謝某某信任的行為,使得謝某某自愿將黃金項鏈交給楊某某,其后在謝某某同意下攜帶黃金項鏈離開(去隔壁餐館點菜)。但是對該部分事實定性存在爭議,形成了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楊某某雖然有捏造身份等騙取謝某某信任的行為,但是謝某某將黃金項鏈給楊某某試戴,并非自愿處分黃金項鏈的所有權。因此,楊某某攜帶黃金項鏈離開的行為系秘密竊取,應當定性為盜竊。

  另一種觀點認為,楊某某通過捏造事實、隱瞞真相的行為騙取了謝某某的信任,使謝某某將黃金項鏈交給楊某某,并允許楊某某攜帶黃金項鏈去其他地方。謝某某對財物的占有進行了處分,應當定性為詐騙。

  三、評析意見

  筆者認為,被告人楊某某于2017年12月27日實施的犯罪行為應定性為詐騙。

  關于詐騙與盜竊的區分,無論是理論界還是實務界均認為二者的區別在于被害人是否基于錯誤的認識而自愿對財物進行處分。

  從犯罪方式來看,詐騙是以隱瞞真相、捏造事實的方式騙取財物,盜竊則是以秘密方式竊取財物。本案中,被告人楊某某冒充某地交警大隊副大隊長,謊稱要投資10萬元給被害人開店,使被害人產生了錯誤的認知,將黃金項鏈交給楊某某,并同意楊某某帶著項鏈去其他地方,自愿脫離了對財物的物理支配。楊某某取得對財物的實際控制,并非是通過趁人不備、秘密逃離的方式,而是取得了被害人的同意離開。從整個過程來看,楊某某獲取被害人財物的方式是欺騙而非竊取。

  從被害人是否自愿對財物進行處分來看,詐騙是以欺騙的方式使被害人處于錯誤認知自愿處分財物。首先,在詐騙犯罪中,處分的對象既可以是財物的所有權,也可以是財物的占有。在通常的情況下,財物的所有權人因受騙自愿處分財物的所有權,但是在特殊情況下,財物的所有權并不因為財物的物理轉移而產生所有權的轉移,或者所有權人基于錯誤認知出借財物,因此財物占有的轉移也應當視為對財物進行處分。例如,A要借B的車使用,C冒充是A的朋友從B處開走車并進行變賣,B將車借給C處分的就是對車的占有,而非所有權。因此,本案中,由于被害人謝某某并未處分黃金項鏈的所有權,故不宜定性為詐騙,而應定性為盜竊的觀點,筆者認為是不準確的。其次,生活中的一般交付并不等同于被交付人獲得了刑法意義上的占有。例如,在本案中,被害人謝某某將自己的黃金項鏈給楊某某戴上,楊某某雖然持有項鏈,取得了對項鏈的物理支配,但是謝某某仍在場,謝某某在觀念上對項鏈占有,可以隨時恢復對項鏈的物理支配,故謝某某仍占有項鏈。最后,詐騙犯罪中的處分占有除了要求進行一般意義上的交付,還需要切斷交付行為人對財物觀念上的占有。本案中,被害人謝某某將黃金項鏈交付給了楊某某,并同意楊某某帶著項鏈離開現場不加以阻攔,使項鏈在觀念上也完全脫離了謝某某的控制,此時對占有處分已經完成。

  綜上,被害人基于錯誤認知將財物交付給被告人并不能理所應當的認定處分了財物,因為被害人可以隨時要求恢復對財物的支配。在此類情況下,若被告人秘密竊取則應定性為盜竊,若被告人公然搶奪則應定性為搶奪,只有在被害人同意下被告人實際上取得對財物的控制權,則認定為處分了財物,定性為詐騙。



責編: 江世炎     審核: 江世炎
【關閉窗口】
黑龙江快乐 分开奖结果